540)//670可根據你文章的內容區域大小,可調整{e.width=540;//等同上面你設的那個數值e.style.width="";}if(e.height>10){e.style.height="";}}【外匯儲備去哪兒了..." />

當前位置: 首頁> 財經快訊




外匯儲備去哪兒了?多因素影響2018外匯儲備

發布時間:20-02-14

function ImgRe∩Size(e) { if(e.width>540) // 670可‖∠根據你文章的內容區域大小,可調整 { e.width=540; // 等同上面你設的那個數值 e.style.width=""; } if(e.height>10) { e.style.height=""; } }

【外?匯儲備去哪兒了? 多因素影響2018外匯儲備】1月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以美元計值的中國外匯儲備為30727億美元,較11月末上升110億美元,連續兩月回↗升;以SDR計值的外匯儲備為22093.26億SDR,較11月末減少41.22億SDR。(21世紀經濟報道)

  1月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管局”)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以美元計?值的?中國外匯儲備為30727億美元,較11月末上升110億美元,連續兩月回升;以SDR計值的外匯儲備為22093.26億SDR,較11月末減少41.22億SDR。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就2018年12月份外匯儲備規模變動情況答記者問時表示,年末非美元貨幣相對美元匯率小幅上升,主要國家債券價格有所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外匯儲備規模小幅回升。

  多因素≌影響2018外匯儲備

  總體¥來看,2018年全年中國以美元計值的外匯儲備呈現減少—趨穩◢—減少—回升的走勢,全年一共下降672.37億美元,而其變化則受到交易因素和非交易因素影響。

  從︼︽︾非交易因素來講,2018年匯率折算因素和資產價格折算因素對∣外匯儲備的變化主要是負面影響。數據顯示,2018年美元指數開盤為92.2280,收盤為96.0639,漲幅達到4.13%,美元指數的上漲使得外匯儲備中的非美貨幣在折算為美元時有所“縮水”。此外,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歐洲主要國家債券收益率2018年也是上漲趨勢,也導致資產價格折算時對外匯儲備產生了負面影響。

  而從交易因素,§即外匯供求狀況來看,2018年前十一個ю月,外匯占款余額累計減少2а191億人民幣,2018年全年外匯供求總體來看還是需求略大于供給,但在朝著基本平衡方向發展。

  此外,2018年的數只“黑天鵝”事件都對中國外匯市場供求乃至外匯儲備、人民幣匯率造成了重要影響。

  中國金融市場加速開放,近期來看,這對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主要是正面影響。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中債登、上清所數據統計,2018年境外機構增持人民幣債券共計約5960億元¨,其中12月增持人民幣債券規模達827億〢元,規模較大的外資持續流入極大改善了外匯市場供求狀況。

  “我們觀察到,2018年國際收支』中經常賬戶出現逆差,而非儲備金融賬戶為順差,這表明境外金融資本@對于外匯供求的影響愈加重要,但也要注意境外金融資本遠沒有通過貿易渠道流入的外匯穩定,可能有快進快出,這會加大外匯供求和匯率、儲備波動,也是資本項目開放下監管部門需要注意的問題。”香港地區一位外匯交易員也表示。

  還有就是國內市場的流動性狀況和監管部門的宏觀調控政策,也會對外匯市場的供求狀況產生重要影響。

  “作為進出口企業,購結匯主要是看企業自身生產需求以及風險中性考慮,而從2018年全年情況來看,企業可以明顯感到宏觀調控政策的影響。”浙江地區某大型進出口企業負責人表示,“在2018年4月前主要是去杠桿,我們也感到流⊙動性緊張,因此外匯很難留在手里;此后流動性漸好,企業留匯、購匯,而到了8月提高遠期購匯風險準備金后,掉期點數增加成本提高,企業也就減少遠期購匯,更多通過減少結匯比例來對沖風險。目前臨近春節,企業對現金需求較高,需要結匯支付貨款、工資等各種費用。”

  從“直接干預”到“逆周期管理”

  從2014年開始,我國的外匯儲備經歷了快速下跌(2014到2016),小幅回升(2017)々,再到雙向波動、小幅下跌(2018)的過程,而在外匯儲備和人民幣匯率波動的這個過程中,監ε管部門的監管思路也出現了明顯變化,逐漸從“買賣式直接干預”過渡到“逆周期宏觀審慎+微觀監管”的╟監管架構。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了解到,2018年以來外匯局也加大對地下錢莊、外匯違規行為的打擊力&度,加大公開通報處罰頻率,加強外匯市場的微觀Ⅹ監管。

  “9月以前,外匯占款變化幅度一直在0附近,但9月后外匯占款下降較快,表明央行有通過直接干預外匯市場來穩定人民▅▆幣匯率,但這主要是針對‘追漲殺跌’的順周期行為和‘羊群效應’,大方向依舊是市場化的。”謝亞軒說,“我們預計2019年央行可能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匯率波動率的提升。”

  此外,雖Щ然國際政治金融局勢不確定性增加,但外匯局依舊在2019年召開的工作會議中指出,穩妥有序推進資本項目開放,進‥一步完善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制度,促進更高水平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等。外匯管理局相關負責人也多次強調,不會走資本管&制的Ⅰ老路。

  2019年怎么看

  無論是人民幣匯率還是外匯儲備,在2018年都呈現雙向波┄┅動◇、總體下跌的趨勢,且波動幅度有所加大,全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波動幅度超過11%。而在2019年,它們又將走向何方?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多位外匯市場人士都表示,2019年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受到國內外經濟狀況、美元指數影響,波動將?會繼續加大。但對于具體的走向,預期則有所分歧,既有認為破7概率較大,也有認為不會也不應破7。

  具體來看,預計匯率將繼續貶值的機構,給出的主要原因為中國國內經濟下行壓力、美元加息、監管弱化對7的關注?等,而預計不會破7的機構╩則主要是認為目前美元指數已Υ經見頂,外資將通過資本項目渠道繼續流入形成σ支撐等。

  對外經貿大學副校Д長丁志杰認為,2019年穩匯∽率應優先于保外儲,必須守住人民幣不發生大幅貶值的底線。“外匯儲備需要用的時候該用就要用。中國╳未來穩匯率很重要,∧保儲備≥也很重要,尋求一個基本的平衡。”丁志杰說,“從2009年到2017年,中國對外凈資產增加3200億,外匯儲備增加了1.2萬億,也就是說絕大部╞分外匯積累是通過對外負債的方法形成的,這導致∈負債成本過高和貨幣被動發行,也會加大貨幣貶值壓力。”

  謝亞軒表示,預計2019年人民幣匯率將以6.72為中樞,在6%的區間內波動,?且7應該被視為早晚要打破和丟掉的“枷鎖”;而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雖然2019年仍然存在破7可能性,但這是極小概率事件,反對在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下為了促進出口。

  王春英表示,◤當前全球經濟形勢和金融市場不確定性有所♀上升,但我國經濟發展擁有足夠韌性和巨大潛力,經濟長期向好的態勢▼不會改變,有條件抵御外部沖擊和市場波動,保持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平穩和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外匯儲備規模有望保持總體穩定。

  相關報道>>>

  年度變動僅2% 外儲有望繼續保持總體穩定

  2018外儲3.07億美元收官 2019有望繼續保持穩ν定

  兩連升!中國去年12月外儲環比增加110億美元

  2018年外儲縮水672億美元 外匯局稱今年有▲望保持穩定

上一篇: 代購貨物如何規避增值稅風險
下一篇: 運用“木桶理論” 加強稅源管理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