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股票頻道




8月結售匯逆差升至149億美元遠期結售匯逆差環比縮窄65%

發布時間:20-02-21

遠期結售匯逆差縮窄逾六成

本報記者顧月北*京報道

導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外匯局公布數據測算,今年8月衡量企業等非銀部門結匯意愿的結匯率為65%,環比7月下降8個百分點。

8月,中國的銀行代客結售匯創下逾一年來的最大逆差。

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匯局”)9月2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和代客涉外收付逆差出現明顯的一升一降。

具體的數據顯示,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為149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上升111億美元,◥也是逾一〦年來最№大的結售匯逆差。而境內企業等非銀部門涉外收支逆差為44億美元,較上月環比縮小63%。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在2018年8月↖份跨境資金流動情況答記者問中表示,目前,外部不確定性因素仍較多,但能有效保障外匯市場平穩。資本市場擴大對外開放繼續吸引國際資本流入,個人和企業等購匯行為較為理性有序。

分結構來?看,8月結售匯逆差擴大的主因是服務貿易逆差的擴大和貨物貿易順差的縮小∟。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多位銀行、進κ出口企業相關負責人了←解到,服務項下逆差擴大主要是受暑期海外旅游旺季和海外留學開學季臨近影響。而貨物貿易順差縮小,則是受企業在貶值預期下減少結匯比例,加大留存外匯頭寸影響。

遠期結售匯逆差縮窄65%

從8月銀行結售匯、代客涉外收付等跨境資本流動的結構來看,雖經常賬戶仍然是跨境資本流動的主力,但對凈流入的貢獻則在持續減少。而資本和金融賬戶對于穩定外匯供求的作用,則變得日益重要。

外匯局的數據顯示,8月經常賬戶下銀行代客涉外收支為逆差245億美元,而資本與金融賬戶則為順差196∠億美元。其中,證券投資涉外收支順差175╯╰億美元,環比增加2.9倍。證券投資結售匯順差43億美元,為2015年7月以來的最高值。

多位外匯市場分析師認為,這?與◎我國資本市場持續擴大開放吸引國際資本流入有關。Wind數據顯▄示,8月外資通過※滬深股通合??計凈買入354.52億元,中債登與上清所數據也顯示8月境外機構共增持人民幣債券716億元。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8月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收窄至54億美元,環比上月收窄幅度達65%。其中遠期售匯201億美元,遠期結匯147億美·。元,都為今年以來月度最低值。

香港地區一位外資行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很大程度受央行將遠期╞售匯業務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上調至20%的政策影響。“顧客在商業銀行簽一份遠期的美元購匯合同后,銀行并不一定愿意去承擔匯率風險,往∧往會在即期市場買入美元。但當準備金上調后,銀行成本增加,自然會將部分成本‖轉→嫁給?客戶。美元兌人民幣的掉期點數增加,企業遠期購匯成本增加,套利性購匯需求減少。”

與此同時,雖然遠期結售匯逆差縮小,≡但企業的結匯意愿也在下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外匯局公布數據測算,今年8月衡量企業等非銀部門結匯意愿的結匯率為65%,環比7月下降8個百分點┏。

“對于進出口企業而言,經常需要進行購匯、結匯操作,但今年以來匯率波動較大,我們主要采取的風險對沖手段就是遠期購匯和分批購、結匯。”廈門地區??一家進出口企業的財務總監介紹,“但上調遠期外匯售匯業務風險準備金后,美元兌人民幣的掉期點數增加很快,企業遠期購匯鎖匯成?本增加。再加上目前市場上普遍是貶值預期,我們依舊會堅持財務中性原○則,但會通過減少結匯比例,多留一些美元來應對四√季度的業務和風險對沖需要。”

防范跨境資本流動風險

今年以來,隨著國際貿易摩擦加劇,地緣政治局勢緊張,部分新興市場國家金融動蕩明顯加大。如8月土耳其貨幣里拉、阿根廷貨幣比索對美元分別暴跌24%和26%。阿根廷央行更是≤在8月底宣布加息至60%,但仍然難擋跌勢。

此外,市場人士普遍預計,9月、12月美聯儲還將繼續加息。“今、明兩年美聯儲貨幣政策變化,再加上發達國家央行進入縮表期,У全球發達Ⅱ市場流動性出現拐點,將會對新興市場帶來很大的沖擊。”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々海斌表示,“但沖擊程度則取決于各個國家的?基本面,如該國的赤字水平、外債水平較高,相對風險就更大。”

因此,市場十分關注這些新興市場卐的金и融風▓險的傳染。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認為,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后,新興經濟體整體的抗風險能╣力在某些方面上已經出現了較為明顯的改善跡象,一是相關國家匯率制度更具彈性,二是新興經濟體整體(除中國)的外匯儲備規模累計增加3.2萬億美元,增幅超過?700%,三是外匯儲備占GDP比重明顯提升。因此從這些角度看,風險難以傳導至新興市場整體。

但對于中國來說,美聯儲加息一方面會促使美元短期利率上行,而中長期國際利率也會上行,中美利差將逐步縮小。這也會對人民幣帶Π來更多的貶值壓力。

“但我們預計中國◢央行跟隨美聯儲加息的可能性不大,四季&度和2019年的貨幣政策基本面變化不會太大。在不可能三角中,預計中國監管部門將優先選擇貨幣政策獨立性,而會在一定程度上對資本自由流動做出一些管理,防范跨境資本流動和匯率大幅波動風險。”上述外資行分析師表示。

對此,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目前監管部ㄨ門防范跨境資本流動風險一是防范資金大進大出,如短期債務資金大量流入和非理性對外投資Л等;二是防范債務風險,如跨境擔保余額不合理增長等;三是防控非理性預期導致的結購匯風險。

一位接近外匯監管的人士認為,雖然外部不確定性上升,但中國仍將堅持對外開放,逐步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也多次指出,不會走資本管制的老路,打開的窗戶不會關上。(編輯:李伊琳) function ImgReSize(e) { if(e.width>★600) // 670可根據?你文章的內容區域大小,可調整 { e.width=600; // 等同上面你設的那個數值 e.◎style.width=""; } if(e.height>10) { e.stylεe.Кheight=""; } }

上一篇: 金生利-存在銀行會生利的金條
下一篇: 運用“木桶理論” 加強稅源管理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3